首页 > 政协新闻 > 上级政协

“北斗七星”点亮科技转化星空

2017-05-17 人民政协报

本报记者 陈亚聪

2017-05-17期02版

 

在浙江调研期间,每到一处考察,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马德秀都会问同一问题:“你们还有什么困难?”

让她“失望”的是,机构负责人都笑着给出了否定答案。惊叹浙江产学研用良好效果之余,很多委员与记者一样,脑海中不禁出现大大的问号———怎样的举措与模式造就了这番“零差评”局面?

“研究这一问题多年,我发现:凡是效果好的,地方政府绝对主动担起了‘引导、支持、服务’的角色。”全国政协委员胡凌云的这一结论在浙江嘉兴得到了证实,也意外地点出了问题的答案。

2016年,嘉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695亿元,列全省第3位;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573.81亿元,列全省第2位;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额385.8亿元,列全省第4位;新增发明专利授权量1654件……取得这些成绩,自身没有科研机构、高等院校的嘉兴靠的是:政府主动出击,打造“政、产、学、研、金、介、用”七位一体联动的“北斗七星”创新协作模式。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、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、长三角(嘉兴)纳米科技产业发展研究院等正是这一模式的践行地。

这些年,嘉兴市政府主动探索以企业为主体、市场为导向、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,大力引进大院名校合作共建创新载体,促进企业与科研机构的合作对接,提升全市创新能级。除了出台系列文件,嘉兴市政府还进一步完善配套制度,从科技中介服务机构的培育、高端人才的引进和对技术成果的奖励等层面优化产学研用政策环境。此外,从1995年起,市政府率先开展党政领导科技进步目标责任制考核,强化对产学研工作的考核———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作为对各县(市、区)考核的重点内容,突出科技对接活动场次、引进创新载体数、转化科技成果数等指标,并对完成情况进行季度对标、年度通报。

市政府还对落户的科研院所开展重点服务。市政府成立服务工作领导小组及“一办七组”(办公室和政策、人才、产业对接、成果转化、金融、建设、宣传7个专门服务小组),通过上门沟通对接等途径,了解科研机构、科研人员的实际需求,掌握其在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实际困难,研究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。

此外,市政府还借助“百场科技对接”机制,组织企业参加全国各地重大科技对接活动,为企业与大院名校、科研机构的深入合作奠定基础。同时,充分发挥市场在科技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政府引导作用,从虚拟、现实两层面建设科技大市场,促进科技要素的流动、重组、集聚。“我们选择回国,选择来到嘉兴,就是看到在这里,我们的科技成果有机会吸引到资金和进一步转化的平台,从而得到快速发展。”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内,嘉兴雅康博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负责人这样说道。

“在我国,政府的力量很强大。推进产学研用紧密结合过程中,高校、企业、科研机构虽是三大主体,但单凭一方都难以将三者力量调动起来。因此,政府必须在其中起到引领、统筹作用。”在全国政协委员刘建平看来,嘉兴“北斗七星”模式之所以成功,便是把“政”放在了首位。

“地方政府在引进高校或科研机构时,一定要根据地方产业发展形势确定自己的需求,有针对性地选择。同时,政府还应根据需求,引导科研机构、企业等主体紧密合作,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地方经济。”胡凌云告诉记者,这些年,很多地方都在引进高校或科研院所,但科技成果转化为市场化产品的并不多。为避免这一问题,政府需要做好纽带,为企业与科研部门搭建合作的桥梁。

上一篇:全国政协召开“推进海洋救助保障体系建设”座谈会
下一篇:“要赋予古道更多当代意义”